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他山之石

干部政绩考核——用好“指挥棒” 引领新发展

时间:2014-03-12 09:26:00   点击次数:

    “这口大锅压下来,简直有点喘不过气来!”
    3月2日,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,面对室外浓重的雾霾,一直端坐的新闻发言人吕新华,右手忍不住做了个倒扣状,发出这样的感慨。彼时,北京空气质量达最差级别六级,已持续6天严重污染。
   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面对雾霾等生态环境问题,如何通过改进干部政绩考核,促进经济社会更有效率、更加可持续发展,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。

杜绝GDP锦标赛 追求有质量增长

    2013年,雾霾污染波及我国四分之一国土,影响约6亿人。在这个“心肺之患”愈演愈烈的同时,水质安全这个“口腹之患”也频频告急。“全国城镇饮用水源近1/5不达标,乡镇、农村比例更高,水污染事件频发。”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张基尧说。
  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代表委员们认为,这是长期以来政绩考核评价制度过分偏重经济指标的考核,使得领导干部片面追求GDP,导致大自然向粗放发展方式亮起了红灯。
“GDP崇拜的政绩观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危机、能源危机、地方债务风险,唯GDP论已是末路!”代表委员们认为,当务之急是要改革政绩考核,引导各级政府和领导干部转变理念,摒弃GDP崇拜,追求有效益、有质量、可持续的发展。
    去年12月,中组部印发《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规定,考核不能唯GDP,不能搞GDP排名。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一致认为,这有利于为我国转型发展赢得空间。
    不以GDP论英雄,不等于放弃发展,而是明确发展什么,怎么发展。那么,考核指标该如何设计?全国政协常委、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钱冠林建议:“各地要针对经济社会发展中普遍存在的倾向性问题,突出体现指标的基础性、关键性、引导性作用,既纠正GDP至上,又防止各部门都将自己的工作要求纳入考核,以致考核指标过细过滥。”
    钱冠林说,当前亟须充实和完善三方面内容:一是反映经济发展质量的指标,如投入产出率、科技进步贡献率,单位GDP能耗、物耗、水耗、“地耗”等;二是反映生态环境质量的指标,如城市空气质量与水体水质达标率、保护地占国土面积比例、森林覆盖率和森林蓄积量等;三是反映民生保障质量的指标,如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增长率、城镇登记失业率和再就业率,教育、医疗、保障房建设投入占GDP比重等等。指标要根据不同主体功能区的发展定位,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设定。允许各地合理增减指标,确定指标的权重,实行分类考核。
    某种程度上,科学的考核指标,就是正确的经济政策。为此,在指标设定上,应科学测算、统筹联动。针对社会关心的地方债务问题,农工党中央提交的提案就建议,地方政府过度负债贻害无穷,但适度负债利于地方经济发展。在考核中,应首先确定其与经济增长、财政增长之间的合理关系,这样才能对地方政府借债、偿债行为进行科学评价。

多把尺子衡量
考准考实政绩

    考准考实政绩,方能发现好干部并把他们用起来,同时给平庸者以压力。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。
    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间隙,向全场展示了这样一张照片:一个基层社区一年来参加各种考核、评比的申报材料,堆起来达3.4米,比姚明还要高!
    “有限的基层人手要忙着应付这些东西,消耗大量的时间精力。”张育彪说,“各种创建、考核、达标并不能说明工作真正做得好,一定要改革这种考评看重台账资料、上级说了算的模式。”
    张育彪的话引起与会代表强烈共鸣。“当前各地考核中存在着多头考核、重复考核的问题,基层疲于应付、不堪重负。必须优化和简化各类政绩考核,那种‘一年考一次、一次考一年’的做法,再也不能搞了!”有代表建议,目前,不少地方依托党委组织部门成立相应的考核机构,统筹各类考核,效果较好。各地在考核的源头管理上,应进一步进行探索。
    减少重复考核、优化程序,并非意味着又回到过去那种简单投票、一测了之的“老皇历”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宁波市副市长张明华表示,改进政绩考核,既要做减法,减少重复无效考核,也要做加法,实现多维度、精细化的度量,准确呈现干部实绩。“比如,现在各地的保障房建设被纳入考核后,推进得很快,但这些保障房大都离市区很远,配套设施缺乏,周边环境很差,百姓不愿意入住。对这样的工作指标,在考核上,不仅要看数量,更要看质量、效果。”
    全国政协委员、民建中央常委钱学明建议,在考核方法上,各地除了注重常规统计数据的做法,还应加大公众的参与度,可以通过第三方机构进行民意调查,用“公众满意度”这把尺子,从另一个维度来衡量领导干部的政绩,使之更立体、真实。
    同时,在对干部的政绩进行分析时,透过现象看本质,正确识别干部的“显绩”与“潜绩”也尤为重要。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建议,要用历史的观点审视干部的“显绩”,在原有基础上看发展。要用发展的观点审视干部的“潜绩”,既看近期目标,又要看为发展打下的基础。要用全面的观点审视干部的政绩,把政绩放到全局中去衡量和比较,进而得出准确判断。

做好配套文章
确保制度生威

    改进政绩考核,可以为深化改革提供新的动力。有关代表委员建议,要想真正通过考核牵引领导干部摆脱对GDP的崇拜,加快转方式、调结构、增效益、惠民生,还必须做好配套制度的衔接协同。
    今年两会上,全国人大代表潘军峰,全国政协委员李仁真、张洪等纷纷建议,国家要加紧健全生态补偿机制。他们指出,生态脆弱和限制开发区域为了保护生态环境,需要大量投入,会付出机会成本。如果保护一亩林地只补偿一根毛竹钱,即使政绩考核导向明确,现实中也难以落地生根。在环境保护积极性缺失的情况下,很容易走过去发展的老路。
    此外,各地还需要统筹完善财政划拨、项目支持、主体功能区规划等制度,加强监测体系建设,改进统计方法,为考核提供制度和技术支持。“要切实解决数据作假问题,坚决纠正各地自报的节能减排任务均告完成,而全国减排目标没有达到的怪现象。”钱冠林说。
    “关键要执行好,抓好落实!”全国政协委员、吉林省政协主席黄燕明表示,“各地要充分运用考核结果,严格兑现奖惩,彻底解决考用‘两张皮’问题。要通过鲜明的用人导向,激励干部功成不必在我,一张蓝图抓到底。”
    文章来源于:《中国组织人事报》(2014-03-12 01版  要 闻 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