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他山之石

“改进干部政绩考核”系列报道之二

时间:2014-04-30 09:10:00   点击次数:

——正确政绩观引领河北转型升级
 


    环保部对74个监测城市的空气质量统计结果显示,2013年“垫底”的十个城市中,河北省占七席。
    雾霾之痛,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难辞其咎。注重速度忽视质量的发展模式,根源还是“GDP崇拜”。经济社会发展处于爬坡过坎关键时期的河北,政绩考核“指挥棒”该指向何方?
    为实现“全面小康河北、富裕殷实河北、山清水秀河北”的蓝图,河北着力改进政绩考核工作,突出发展质量、普惠民生,引导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正确政绩观,致力调整结构、转型升级,实现绿色崛起。

从“傻大黑粗”到“绿色崛起”
以发展质量论英雄,引导各地“断尾求生”调结构

    能在自家院子里晾衣服,这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,曾经是鹿泉市白鹿原乡枣林村村民郄志甫的奢望。“到处都是水泥厂,在外面走上一里地准保一身土,衣服晾在屋里都落灰。”他苦笑道。
     今年,郄志甫的“美梦”终于成真了。“水泥之乡”鹿泉淘汰小水泥厂166家,削减二氧化硫3120吨、粉尘12560吨,粉尘排放减少70.7%。关停企业腾出的土地,“腾笼换鸟”进行生态环境改善和物流产业聚集区建设,产业结构优化了,扬灰煤烟不见了,财政收入还保持了17.5%的增速。
    这样的变化,源自政绩考核的“转向”。“以前上级考核鹿泉主要看GDP,我们考核乡镇也是经济指标‘一边倒’,全市大兴工业,92%的村都有小型建材企业。县域经济发展是挺快,可是结构单一、环境污染的问题越发明显。”鹿泉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张旭午告诉记者,现在“风向标”变了,省里考核县委书记不简单看发展速度,也要重视发展质量了,增加了环境质量、工业转型升级、农村面貌改造提升等指标。“指挥棒”引导下,鹿泉各级干部树立了“上优质项目是政绩,砍淘汰项目也是政绩”的政绩观,铆足了劲调整经济结构,挤掉“灰色GDP”。
    考核指标的变化来自2013年9月河北省委印发的《县(市、区)委书记综合考核评价办法(试行)》,同步出台的还有对设区市、省直党政工作部门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考核评价办法,以及统领三者的《关于创新和完善干部目标综合考核评价机制的意见》。
    不唯GDP,倡导科学发展,是这套考核机制最突出的特点。以设区市党政领导班子考核为例,通过考核“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增加额及增长率”、“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及增长率”等经济指标,在关注经济增长的同时,注重民生改善和结构调整。
    在正向引导的同时,“单位GDP能耗降低率”、“总量减排目标完成率”、“设区市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改善率”等约束性指标也倒逼经济转型升级。
    这些举措是贯彻中央精神,也是河北痛定思痛的必然选择。钢铁、水泥、电力、玻璃是河北的当家产业,这些高耗能低利润产业给河北带来的后果是:消耗了全国1/12的能源,却只创造了1/20的GDP、1/34的财政收入,还成为污染物排放大省。
    科学发展要求下,“傻大黑粗”的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结构必须调整。“大力度压减四大当家行业的过剩产能,对河北经济发展来说是伤筋动骨的冲击。但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爬坡期,必须压减产能保生态才能‘断尾求生’。”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强调,要从牺牲环境的发展转向绿色发展、循环发展、低碳发展,从过度依赖资源能源消耗转向更加依靠改革开放和创新驱动。
    倡导高新技术产业,GDP不再“一锤定音”,破坏生态环境要扣分。纠正政绩观偏差和推进科学发展的考核导向,改变了领导干部的发展思路。
    作为河北沿海开发战略重中之重的唐山市曹妃甸区,曾确立了“以大钢铁、大化工、大电力”为主的经济总量扩张发展战略。考核导向调整后,该区不再单纯追求经济增速,转向发展新能源、节能环保等战略新兴产业。河北省副省长、唐山市委书记姜德果表示:“只有发挥政绩考核的引导作用,促进干部转变政绩观,城市转型才能较快破题。”
    绿色崛起,不仅涉及经济发展方式,更包括人民的生活水平。河北对设区市党政领导班子考核指标中的“城乡居民收入增加额及增长率”、“教育、医疗、住房等重点支出占公共财政预算支出比重及净增量”等民生指标,就是要树立这个导向。
    威县是传统农业县,前些年在重GDP的考核导向下,把发展重点放在了工业上。县里的GDP和财政收入“漂亮”了,农家人的口袋却没鼓起来。随着政绩观的转变,民生导向不断强化,威县更加重视发展现代农业,使其与工业、商贸流通齐头并进,绘就了“十里河塘、十里鸡鸣、百里菜廊、万亩果香”的新画卷,农民收入普遍增加。

从专项乱人眼到考核一体化
建立考核统筹机制,规范和清理专项考核

    每到年底,故城县委书记王亚杰就恨不得自己会分身。“专项考核组扎堆来,考核张罗了一回又一回,而且每个组都要陪,我不出面他们就说这项工作县里不重视。”
    县委书记尚且如此,乡镇街道干部更是苦不堪言。名目繁多的专项考核让人眼花缭乱。河北省委组织部去年8月的摸底结果显示,省直部门专项考核有127项,各市专项考核有279项,各县专项考核有1403项,全省各级各类专项考核总数达1809项。
    考核是个“筐”,什么都要往里装,这种现象在各地不同程度存在。对此,河北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长梁滨认为:“各部门都重视考核工作是好事,但考核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,并非所有工作一考就灵。考核指标要少而精,眉毛胡子一把抓,考核也就失去了导向作用。”
    为切实统筹考核资源,去年9月,河北成立省委书记任组长的省委干部考核领导小组,下设办公室于组织部,相关省直部门一把手都被列为小组成员。由此形成党委统一领导,组织部门牵头负责,有关部门密切配合,干部群众广泛参与的考核工作格局。
    本着指标突出代表性、导向性和可操作性的原则,各方对专项考核整顿原则最终达成一致:除法律、法规有明确规定以及党中央、国务院和省委、省政府明确的项目外,其他没有政策根据、成效不明显的专项考核一律撤销。分散在部门的专项考核,需要保留的,整合到干部综合考核评价中,年终对平时数据进行汇总,不再单独派考核组。
    规范清理后,指标体系明显“瘦身”——省一级对设区市考核的定量指标由27项精减为15项。省委新办法增设的对县(市、区)委书记的考核,仅有8项指标。
    “指标少了,重点更突出,方向更明确。”滦南县委书记许晓娟说,“今后在全面推进工作的同时,要花更大力气保证重点工作,服务中心大局。”
    为保证专项考核整顿效果不反弹,河北实行考核指标设置党委书记“一支笔”审批制度。凡是要求列入综合考核指标体系的,必须报干部考核领导小组审批备案后才能实施。未经干部考核领导小组批准、擅自开展的专项考核,各地有权拒绝,并可投诉和举报。
    此外,河北省还积极推进惩防体系建设和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、年度考核、绩效考核统筹“三考合一”,每年度统一安排部署、集中考核一次。
    2013年年度考核是河北考核新政首次落地。于法周延、于事简便的考核方法大受称赞。从昔日沉重的迎考负担里解脱出来的王亚杰一身轻松:“把应付考核的时间用在为老百姓办事上,多好!”

从考用脱节到考用结合
“一定量五评价”考准干部,“综合量化提名”用好结果

    第一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,河北面向市县主要领导进行了一次干部工作问卷调查,反映最突出的问题是,56%的人认为考核与任用“两张皮”。
    “考用结合是考核工作的生命力,考用脱节考核也就失去了意义。”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刘建合认为,究其原因是考核方法不够科学,结果不准不好用。
    全新推出的“一定量、五评价”考核方式体现了河北考准考实干部的功力。对具体工作实绩进行定量考核外,还要开展五种形式的定性评价:“德”和作风反向测评、推进惩防体系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评价、民主测评、全委员成员评价、社会民意调查。
    这与河北2008年的考核办法有很大不同。旧办法的百分制结果均来自实绩量化考核,定性评价用于“矫正”量化结果。例如,有一项定性考核指标的优良率或满意度低于三分之二的,一般不得评为优秀等次。而在市县新办法中,定量考核与定性评价按7∶3的权重计入最终结果。“定量考核并不能全面考准干部,各方评价也是对干部政绩的重要考量。”河北省委组织部负责干部考核工作的同志介绍,“五评价”解决了民主测评“一张测评票一个对钩划到底”的问题,实现了上评下、下评上、第三方评价相结合的全方位、多视角评价。
    衡水市委书记李谦对如此考出的结果很认可:“基本能够全面准确地反映领导干部的工作成绩,这样的结果我们更加重视了,考核的导向和激励作用也更显著了。”
    令人信服的结果,若使用不当也发挥不了作用。河北创新推出的综合考核量化提名制度切实地把考核结果用了起来。
    在领导班子换届和日常干部选拔任用中,河北不仅看推荐票,还要看近三年的综合考核评价结果,看巡视、审计等方面的情况反映,看平时表现和人岗相适度,在分析研判的基础上进行综合量化,确定初始提名人选、拟提拔人选考察对象。其中,近三年年度考核评价在综合量化中占40%以上权重,年度考核中出现过“基本称职”及以下等次的不得列入考察推荐人选。
    实践中,推荐人选名单因加入年度考核成绩而会“重新洗牌”。周本顺对此表示:“就是要树立这样的导向,考核结果不好的干部,推荐票数再高也不能用。”
    考用有机结合让河北政绩考核揽获多重效果——用人制度上尊重民意,不简单以票取人,避免了“一次推荐定终身”;工作方法上倒逼领导干部注重实绩、践行群众路线;发展方向上引导科学发展、绿色崛起。
    (《中国组织人事报》2014-04-30 01版:要 闻 版)